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1等蜜 >

这位即将退休的上海社区民警为何能荣立一等功

  东方网记者李欢7月31日报道:昨天上午,以徐家汇派出所民警王瑞芳命名的社区警务工作室在南丹南村小区正式挂牌成立。就在不久前,这名社区民警被公安部授予个人一等功的光荣称号。

  从风华正茂,到满头白发,王瑞芳与南丹南村小区风雨相伴已经19年了。近日,王瑞芳荣立一等功的消息在小区不胫而走,居民们奔走相告,纷纷向王瑞芳表示祝贺。

  这位即将退休的社区民警,为何能深受居民爱戴,荣立一等功?记者带着深深的疑问走进南丹南村小区,探寻“一等功臣”背后的故事。

  “我们南村以前乱的不得了,打架、赌博、乱设摊……各种治安乱象应有尽有。”居民曹阿姨说道,“自从王警官来了之后,小区治安环境好了很多,大家住得很安心。”

  南村全名叫南丹南村小区,曾是上海市徐汇区有名的“难”村。19年前王瑞芳到南村担任社区民警时,这里治安问题严重,是中心城区的一块治安洼地。楼道堆物、婆媳吵架,噪音扰民……一年光是纠纷就有200多起。

  由于历史原因,南村曾有7家无证摊位在社区里乱设摊,严重影响环境。其中一家人丈夫有眼疾,妻子没有文化,女儿刚上大学,一家人靠摆摊维持生计。其他摊位以其为风向标,整治难度很大。王瑞芳主动找上门:“我想办法解决你的实际困难,你把摊位撤了。”一个月后,王瑞芳果真帮助这家人找到新工作并联系好助学结对单位,由此以点及面,彻底取缔了小区内的无证摊位。社区环境得以改善,困难群体得以安置,居民们开始认可王瑞芳。

  当时,南村赌博现象猖獗,有比较成型的赌博场所2个,大大小小的家庭棋牌室100多个。居民深恶痛绝,每天光是投诉王瑞芳就能接到20余起,可赌场人员善于打游击战,常常是派出所民警刚出发,这边人就已经听风散了。

  南村老一辈居民大都来自江苏、安徽地区,王瑞芳也学会两地方言,很快与大家打成了一片,对辖区赌博场所也了如指掌。掌握充分证据后,王瑞芳摸准一处赌博窝点开刀。

  在隔壁楼道给所里打电话呼叫增援后,王瑞芳冲进屋内,大喝一声:“都不许动!”屋内20多个人吓了一跳,但见王瑞芳孤身一人,便有几个家伙试探着朝门口逃窜。这时,王瑞芳正色道:“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了,都清点好自己的东西跟我走!”说着,他把警帽脱下往桌上一扣,“想逃的,除非从我这顶警帽上踏过去!”

  啃下“硬骨头”,击碎“绊脚石”。就这样,一身正气的王瑞芳在南村立了威、扎了根。短短几年,南村里藏污纳垢的无证棋牌室销声匿迹了,占道摆摊的小菜贩再也进不来了,赌博、入室盗窃案件连年下降直至消失,王瑞芳在居民心中有了极高威望。

  王瑞芳认为,社区里的这些小风险、小隐患如果不能从源头上遏制,很容易转化成治安或刑事案件,酿成大事端。民警就得像医术高明的医者善治未病,对那些可能危及平安的隐患抓早打小。

  今年上海市老旧小区安装电梯实事项目进入快车道,南村电梯加装工程在推进中却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有个楼栋的六楼居民想装电梯,可一楼的住户坚决反对。一楼住户说,你们三天两头把垃圾扔到我们天井里,凭啥同意你们装?六楼住户振振有词回答,我就是因为不方便下楼才丢下来的。人越围越多,双方互相揭短,开始推推搡搡。

  接到居民求助电话后,王瑞芳立即赶到现场,先平息双方情绪,再详细了解情况。他向双方阐明原则:大家都是邻居,楼上有错在先,要么楼上住户主动道歉,大家握手言和;要么双方继续动手,然后去派出所处理!

  字字句句,王瑞芳说得都在点子上,有理有据。当事双方心悦诚服,一场邻里矛盾就此“翻篇”,群众也享受到加装电梯的便利。

  2020年底,南村一出租屋内,房东与房客因租金问题发生纠纷,双方各执一词、交替换锁,冲突愈演愈烈。王瑞芳两头跑,先后8次才约到双方,每次都是从下午谈到次日凌晨,摆事实、讲道理,最后双方达成了和解。

  “为了这么点小事值得花这么大力气吗?”“值!”在王瑞芳看来,隐患是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的,丝毫不可大意。;;;

  去年,他发现辖区汇师小学放学秩序有点乱:因防疫要求,家长不得进校接孩子下课,但人数众多的家长全都挤在校门口狭窄的文定路上,不仅影响了交通,还存在安全隐患。这让身为校外辅导员的他牵挂不已。

  怎么办?王瑞芳来了个逆向思维,想出个好办法:把家长先集中起来排队,再一个班一个班带到校门口去接学生。于是,每到放学时,在盛源大地家居城广场前,老师举着班级号牌、学生家长按照学号排队的场面就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由于安全、高效、有序,该方法被沿用至今,并被徐汇区教育系统推广。

  隐患清零是社会治安稳定的保障,社会治安稳定是隐患清零的基础,社区民警对小事要发现早,处置好,才能确保社会大局的安全稳定。这是王瑞芳的逻辑。

  一路走进南村,王瑞芳亲切地跟来往的居民们互道家常理短,宛如家人一般。谁曾想,19年前第一次下社区时,王瑞芳和居民连话都说不上,吃了好几次闭门羹不说,还有好事者当众挑衅。

  “记得那时候去居民家走访,门打开,一看是我,砰,立马关上”,王瑞芳苦笑,“小区治安不好,去谁家里坐,别人就说这家‘犯事了’”,于是,约定俗成,警察上门不吉利,要走访,外面谈吧。于是,王瑞芳“发明”了一个进居民家门的好办法——随身带一个不大的保温杯,里面只装三分之一的水,以喝水为名走进了一户又一户居民的家门。

  “王警官是我的再生父母!”小李小时候学习成绩不错,但因为是非婚生子女,他一直没能落上户口,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混社会”。没有身份证也无法正常找工作,更不能坐高铁、进网吧、住宾馆。一晃23岁了,他变得郁郁寡欢,甚至想过自寻短见。

  这也成了困扰王瑞芳的一桩心事,他从没放弃过,逢年过节总记着他,生怕这么一个好孩子堕落犯罪,13年间为解决小李的户口问题四处奔走,光是小李生母的安徽老家就去了不下4、5趟。王瑞芳的膝盖不好,爬楼梯也很费劲,这样的来回奔波,他硬是咬牙挺了过来,代价就是每次回来膝盖都要肿好几天,不能正常的走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5月,王瑞芳等人带着市局领导的嘱托,再一次长途驱车到安徽,找医院、派出所、民政、村委会等部门单位,寻找小李的出生证明等,终于补充完整了证据链,再次申报。

  拿到身份证那天,小李忍不住痛哭,王瑞芳也眼眶湿润地说:“老百姓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我的付出值了。”

  随着王瑞芳社区警务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青年民警在这里跟班学习,像红柳一样扎根大地,将王瑞芳“扎根社区、服务群众”的精神代代传承……

其他产品: 天然蜜 分离蜜 单花蜜1等蜜 返回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