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数据新闻“热”的冷思考

  对数据新闻“热”的冷思考

  ○黄 骏

  【摘 要】数据新闻,也称为数据驱动新闻,它是将大数据运用于新闻实践的重要体现。本文将从基础支持、媒体专业和受众三个角度来分析数据新闻流行的原因。但作为新事物,数据新闻也隐含着三种潜在的问题:开放数据、数据隐私和新闻教育。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数据新闻 开放数据 新闻教育

  数据新闻(Data Journalism),也称为数据驱动新闻(Data-Driven Journalism),它是将大数据运用于新闻实践的重要体现。广义上说,“数据新闻”是大数据时代新闻学形成和发展的新领域;而狭义上来看,它是“基于数据的抓取、挖掘、统计、分析和可视化呈现的新型新闻报道方式”。①

  从宽泛意义来讲,最早的数据新闻可以追溯到1821年5月5日《卫报》创刊号上的一篇新闻报道,这篇报道是有关当地未成年人接受免费教育的调查。②报道中调查数据的收集仅仅是依靠四个牧师的手工统计,因此调查结果并不具有准确性。早期的“数据新闻”更应该称之为“数字新闻”,其操作上主要运用的社会科学统计方法,存在人工的、零散的、非系统性的缺陷,与当下所谈论的“数据新闻”大相径庭。

  欧美的数据新闻实践已经实现了系统化的运作。BBC的数据新闻团队由20人组成,包括记者、设计师和研发人员,负责为BBC的新闻网站制作数据新闻。除了承担数据项目和视觉效果的制作外,团队还包揽了新闻网站所有的信息图表和多媒体专题的制作。比如BBC有关“欧元区债务网”的专题报道,探讨了欧元区各国错综复杂的国内贷款,运用颜色和比例箭头,并辅之以简明易懂的文字,以视觉化的方式来阐释复杂的问题。③它能够鼓励用户去关注这样的网站,阅读其中的报道,并且不会被这些数字吓到。而来自英国《卫报》的数据博客在该领域同样值得关注,它包括一个主页、各国范围的发展数据的搜索引擎、网上和《卫报》视觉艺术家们的数据可视化作品,以及探索公共开支数据的工具。每天,他们会使用谷歌电子表单(Google spreadsheets)来分享完整的数据,随后分析这些数据,并将之可视化。最后再用这些数据为报纸和网站提供新闻故事。

  相较于国外数据新闻的蓬勃发展,国内的该领域实践还处在起步探索阶段。网易新闻的“数独”栏目是我国数据新闻报道较早的尝试。在2012年11月,“数独”板块发布了它第一条新闻《最适合儿童成长的国家》④,该新闻是针对当时贵州毕节5名儿童死亡的事件,结合国际慈善组织发布的一个指数报告制作的数字图表新闻。不过“数独”新闻的模式还是保持着单向性的传播模式,没有有效的与网民形成互动。最近,南方报系和央视也在尝试运用大数据来报道新闻,不过传播效果还有待进一步检验。

  数据新闻“热”的原因

  不管是传统纸媒还是数字新媒体,都在使尽浑身解数去了解并且使用数据来丰富新闻实践。它不仅仅是技术操作上的变革,更是思维观念上的转换。那么数据新闻为何会如此受欢迎呢?

  从基础支持角度来看。大数据时代数据的极大丰富和开放,为媒体进行数据的挖掘、分析和分享提供了便利。大数据是指大小超出常规的数据库工具获取、存储、管理和分析能力的数据集。⑤它具有海量数据规模(Volume)、快速的数据流转和动态的数据体系(Velocity)、多样的数据类型(variety)、巨大的数据价值(Value)这四大特征。而数据新闻正是基于互联网等技术平台,以大量数据的采集和分析作为主要特征的新闻样式,海量数据的支撑使当下的数据新闻更加复杂、多样和深入。

  从媒体专业角度来谈。数据新闻为专业媒体夺回舆论主导权创造了条件。众所周知,新媒体科技的发展使专业媒体的优势逐渐丧失,web2.0时代为公民新闻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专业媒体在报道新闻的时效性上大打折扣。不过正如彭兰教授所说,如果媒体能够利用大数据技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对未来趋势的预测上,那么就有可能在公民新闻难以达到的高度上,来实现媒体价值的重塑。⑥其中,深度报道是数据新闻可以重点尝试的领域,媒体工作者可以通过挖掘隐形数据的背后价值、捕捉复杂数据背后的意义来主导新闻议题。

  从受众角度来说。它不仅能够吸引受众的眼球,更能促使网民众包来参与制作数据新闻。在基于大数据基础上的受众分析中,受众的数据是媒体进行采访报道的重要来源,这有利于更好地反映受众的想法和行为。此外新闻机构将给予受众更多的方式来参与内容的制作,并且能够收集到尽可能多的数据源以此来完成新闻的生产。美国一家非盈利新闻编辑部(ProPublica)的编辑Scott Klein说:“我们想要确保我们的数据不止用一种方式叙述,而是希望任何人将他们自身经历和团体的故事加入进来,形成成千上万种叙述方式。”⑦

  数据新闻应注意的问题

  在媒介生态环境下,数据新闻看似前途光明,但作为新事物却隐含着不少潜在的问题。笔者将从以下三个角度来阐释媒体在进行数据新闻操作上应该考虑的问题:

  第一,开放数据(open data)尚未广泛推广。数据从哪儿来?政府和企业组织公开的信息数据是数据新闻的重要数据来源。2009年1月,奥巴马签署了开放和透明政府备忘录,要求建立更加开放透明的政府,参与、合作的政府,体现了美国政府对开放数据的重视。2009年12月,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管理局(OMB)为落实奥巴马开放和透明政府备忘录,发出开放政府指令,指示各机构打开大门为美国公众提供数据。

  在美国,新闻机构从联邦政府那里获取他们所需要的数据,如美国健康人道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和环境保护机构(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以及地方的城乡机构。新闻机构也会从一些非常规的渠道获取数据集,诸如世界银行、各式各样的非盈利组织以及维基解密(Wikileaks)。⑧有时,新闻机构获取数据的程序很复杂,甚至有些政府组织拒绝公布数据。在这种情况下,新闻机构可以通过《信息自由法》(FOIA)来获取数据,这个联邦法律是由美国政府实施,旨在允许全部或部分的信息文件的揭露。

  受美国的data.gov以及英国的data.gov.uk的启发,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开设了数据门户网站去促进民众或企业对政府数据的再利用。比如在datacatalogs.org这个网站上,你可以找到大量数据门户网站最新的索引信息。而卫报世界政府数据,则是一个元数据搜索引擎,囊括了许多国家的政府数据条目。⑨但在中国,虽然数据开放化正在逐步实施,但相比于美国开放程度还是有较大差距。数据新闻应当是一种开放式的新闻,应当能够让每一个公众公开地获取数据,实现全员参与的公共服务体系。但事实上,政府以及企业并没能做到真正的数据开放化,公众甚至是一般的媒体都无法利用开放数据来参与数据新闻的制作和报道。

  这种基于大数据的限制性访问创造了一种新的“数字鸿沟”:即大数据的富有者(the Big Data rich)和大数据的贫困者(the Big Data poor)。⑩纽约城市大学的教授Lev Manovich指出:“只有社交媒体公司有真正接触社交大数据的渠道——尤其是用于交易的数据。在Facebook工作的人类学家或者是在谷歌工作的社会学家可以接触到这些数据,而余下的学术团体却无法做到。”⑾这也印证了为什么央视的数据新闻栏目《“据”说两会》必须与百度大数据合作才能完成。

  第二,数据隐私权受到侵害。大数据一方面被看作是反映社会问题的权力工具,为多样的领域(癌症研究、旅游业和天气变化等)提供新的洞察;而另一方面大数据又被看作是数据专制(Big Brother)带来的麻烦,使隐私受到侵害,降低了民主自由以及增加了政府机构的控制。⑿

  媒体或社交公司在进行用户数据搜集时,不可避免将会涉及用户隐私的问题。要求研究者去获得每一个发布推文(tweet)用户的同意是没有道理的,但不能因为数据可以直接获取就不去检验研究者在搜集数据时的道德问题。因为这些数据内容可以公开获取并不意味着它可以被任何人用来消费。⒀

  大数据显示了一系列道德考量问题,特别是隐私、允许使用和伤害保护等问题。媒体得考虑到这些问题中哪些是可以用来分析或是被提出来的。例如媒体要做某地公民的工资标准议题时,就得将个人收入纳入到隐私考量中。数据越大,涉及到的隐私保护难度也越大,这就需要媒体工作者提高数据素养,能够分清哪些数据可以使用、哪些数据则受到保护不能使用。

  第三,新闻教育跟不上数据新闻的趋势。从学科领域来说,数据新闻应该是新闻传播、计算机科学和艺术设计三者结合的产物,而中国当前的新闻教育还仅仅停留在单一学科的学习和培养阶段。这就要求目前的新闻传播学生以及媒体从业者具有跨学科学习的能力,新闻传播专业的学生要学习有关计算机编程的相关课程,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则要提高新闻写作与新闻编辑的实践能力。

  在新闻教育上,美国依然走在世界的前面。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以及西北大学的新闻学院开设了计算机科学和设计等跨学科计划。在佐治亚理工学院Irfan Essa教授主讲计算机新闻学的课程,并由学者Ian Bogost 主持了一个探索将电子游戏融入到新闻实践的项目。⒁而在中国,香港大学新闻与传播研究中心开设的数据新闻研究室是该领域的较早尝试。最近中国传媒大学也开始开办“数据新闻报道实验班”,针对本校优秀学生进行选拔,以培养具有较高新闻素养和数据处理分析水平的新闻传播复合型人才。不过总的来说,中国大陆开展数据新闻教育培养的学校还是凤毛麟角,没有形成规模化和集群化的培育模式。

  数据新闻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记者需要成为数据专家,过去的新闻工作者能够通过与他人聊天完成新闻报道,但是未来记者需要钻研数据,运用各种可视化工具来分析和呈现数据,帮助公众了解社会方方面面的变化和趋势。英国的独立多媒体记者Adan Westbrook表示,数据新闻是未来新闻业最具发展潜力的领域之一。数据新闻使新闻回归本质:挖掘公众无暇处理的信息,核实信息,理解信息的内涵后将之发布给公众。如果更多的记者这样工作,公众将更加文明和有见识。⒂

  由此可见,不管是新闻传播专业的学生还是媒体工作者,都需要不断地进行跨领域、跨学科学习,只有这样才能在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数据时从容地进行收集、处理和分析,帮助公众更好地了解社会,从而履行媒体公共性的职能。□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①方洁、颜冬,《全球视野下的“数据新闻”:理念与实践》[J].《国际新闻界》,2013(6):76

  ②Rogers, S:The first Guardian data journalism:May5,1821.Retrieved on May 22, 20 13,from TheGuardian,http://www.guardian.co.uk/news/dat-

  ablog/2011/sep/26/datajournalism-

  guardian.

  ③Euro zone debt web:Who owes what to whom?,from BBC NEWS,http://

  www.bbc.co.uk/news/business-15748696

  ④《最适合儿童成长的国家》,网易“数独”,http://data.163.com/12/1121

  /02/8GQ6KCF000014MTN.html

  ⑤James Manyika, Michael Chui, Brad Brown, Jacques Bughin, Richard Dobbs,Charles Roxburgh,Angela Hung Byers:Big data:The next frontier for

  innovation,competition,and productivity,from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http://www.mckinsey.com/insig-

  hts/business_technology/big_data_the_next_frontier_for_innovation

  ⑥彭兰,《“大数据”时代: 新闻业面临的新震荡》[J].《编辑之友》,2013(1):10

  ⑦⑧Aitamurto T,Sirkkunen E, Lehtonen P.Trends in Data Journalism[J].Espoo: VTT, 2011

  ⑨O’Reilly:Data Journalism Ha-

  ndbook.Retrieved on may 11,2014,fr-

  om DataDrivenJournalism.net,http://

  datajournalismhandbook.org/.

  ⑩Boyd D, Crawford K.Six provocations for big data.A Decade in Internet Time: Symposium on the Dynamics of the Internet and Society[J].Social Sci.Res.Netw.,New York.[Online].Available:http://ssrn.com/

  abstract,2011,1926431.

  ⑾Manovich,L:‘Trending:the pr-

  omises and the challenges of big social data’,in Debates in the Di-

  gital Humanities, ed. M. K. Gold, 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Minneapolis,MN,[Online]Available at:

  http://www.manovich.net/DOCS/Manov-

  ich_trending_paper.pdf(15July2011).

  ⑿⒀Danah boyd & Kate Crawford:CRITICAL QUESTIONS FOR BIG DATA, I-

  nformation,Communication & Society,

  15:5,662-679

  ⒁Hamilton J T, Turner F. Acco-

  untability through algorithm: deve-

  loping the field of computational journalism[C]//A Center for Advanc-

  ed Study in the Behavioral Sciences Summer Workshop. Duke University in association with Stanford University,2009:27-31

  ⒂Westbrook,A:Data-driven journalism: what is there to lear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Conference of datadriven journalism Amsterdam ro-

  und-table. The Netherlands.http://

  mediapusher.eu/datadrivenjournali-

  sm/pdf/ddj_paper_final.pdf.

  (作者:湖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责编:周蕾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对数据新闻“热”的冷思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