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禅宗文化的性别倾向及其对男性文学创作的

  试论禅宗文化的性别倾向及其对男性文学创作的影响的论文论文关键词:禅宗文化性别倾向男性文学创作 论文摘要:禅宗文化就其总的性别倾向来说,具有女性性别倾向,但其自身内部亦存在着阴阳互补关系。而恰恰是这种阴阳两性倾向兼有的性质,使得男女两性在解悟和接受禅宗文化时各有所取,侧重不同。当代男性文学创作较为鲜明地体现了禅宗文化阳刚的一面。 文化具有性别倾向已是学界不争的共识。就中国古代文化而言.儒家文化起源于父性崇拜,道家文化起源于母性崇拜:儒家文化具有男性性别倾向,道家文化具有女性性别倾向,中国文化具有儒道互补的结构。然而问题远非这么简单。由于文化的长期共生互动.使得儒家、道家文化自身内部也形成了阴阳互补关系。在儒道两家文化影响下生成发展起来的禅宗文化就其总的性别倾向来说,近于道家文化,具有女性性别倾向,但其自身内部亦存在着阴阳互补关系。而恰恰是这种阴阳两性倾向兼有的性质,使得男女两性在解悟和接受禅宗文化时各有所取,侧重不同。这在当代男女两性作家的文学创作上得到了较为鲜明的体现。 虽然从总的性别倾向上来说,禅宗文化是阴柔型的,但仔细体味却能够看出其实际上是阳剐和阴柔的圆融统一。禅宗文化阳刚的一面可以概括为超然物外、离世高蹈,绝世独立、唯我独尊,哲思玄妙、透彻空灵。禅宗文化阴柔的一面可以概括为珠圆玉润、轻柔纯和,至情至性、真纯挚诚,随顺自然、坐卧自如。 一、禅宗文化男性阳刚的性质 1.超然物外、离世高蹈——禅宗文化的阳刚特质之一 “孤蟾独耀江山静,长啸一声天地秋!”是临济宗祖师义玄豁然大悟时脱口而出的偈语。www.11665.CoM无独有偶,汾阳善昭豁然大悟时亦口占一偈日:“一片神光横世界,晶辉朗耀绝纤埃!”(。这两人的偈语显示出来的是禅师得道开悟时那种超然于万物之上、无我而无不我的高妙境界:得道开悟时心灵如一轮明月独悬天空,清光朗澈万物,万物同沐佛光;此时此刻,我心即佛,佛即我心;万物由我心生,万法同归佛性;长啸一声,天地为之一变,万物同一秋色;天人合一,物我浑然。如此境界,远离世俗,凡人不可企及。 豁堂和尚的行状显得更加潇洒飘然。他常住杭州西湖山寺,日里常荡一叶扁舟于烟波中独自往来,夜来则于山野间信步闲逛。兴之所至则引吭高歌,得意忘形则自喝其采,山水为之动容,其人生境界远超凡俗。有歌日:“来往烟波十年,自号西湖长。秋风细雨,吹出芦花港。得意高歌,夜静声初朗。无人赏,自家拍掌,声彻干山响。” 最高境界的超然物外、离世高蹈足面对生死大事的无惧无碍。法常禅师将人寂的耶天清晨,书绝笔诗《渔夫训》于其室门,曰:“此事楞严法露布,梅华霄月交光处。一笑寥寥空万古。风瓯语,迥然银汉横天宇。蝶梦南华方栩栩,斑斑谁跨丰干虎?而今忘却来时路江山暮,天涯目送鸿归去。”书毕掷笔于地,就榻收足而逝。 “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无论何人.最难参透的便是生死关隘。得道高僧皆知寂日之将至,法常禅师亦然。面对生死大事,其诗尽显去留无意、往来自由的至人风采。当此时刻,法常眼前梅花白似雪,雪光皎似月,月光彻照万物,世界一片莹洁,银汉灿烂耀天宇,上下俱澄澈!这是法常表里俱澄澈的心灵悟镜之表征。所以他能“一笑寥寥空万古”,来去自由无惧色。在他意念中.人之生命如庄生化蝶而蝶化庄生,生生灭灭俱是幻象,此中不生不灭的是真如佛性。迷者著相,以幻作真,贪生惧死;悟者明心见性,等闲看肉身幻象生生灭灭而超然于生死之外,立足于真如佛性之中。真所谓生死于我如浮云! 2.绝世独立、唯我独尊——禅宗文化的阳刚特质之二 据禅籍记载.释迦牟尼出生时东南西北各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有学僧将此公案请教于文偃掸师,文偃说:“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却贵图天下太平。”学僧大惊,又将此事请教另一位禅师.禅师叹道:“文偃才真正懂得报祖师恩哪!.’这一盛传禅林的公案真正传达出禅宗的精神所在:绝世独立、唯我独尊。禅宗认为释迦牟尼正是因为打破一切偶像崇拜.确立唯我独尊精神,才得道成佛的。任何人想要得道成佛都得像释迦牟尼那样踏倒一切偶像而确立自我独立精神。所以真正得道禅僧不是匍匐在佛祖像前顶礼膜拜失去自我.而是拍着自己的胸膛长啸:“唯我独尊!” 另一个盛传于禅林的公案也体现了这一精神。禅宗东土初祖菩提达摩渡海来到南朝梁武帝宫中,武帝问:“如何足圣谛第一义?”达摩断然答日:“廓然无圣!”梁武帝问的是佛祖的最高旨意是什么,达摩答:根本没有什么最高旨意。意思是:对于得道之人而言根本不存在神圣不可逾越的旨意,唯我独尊! 佛窟惟则禅师大悟时慨然叹曰:“天地无物也,物我无物也。虽无物也,而未尝无物也。如此,则圣人如影,百姓如梦,孰为生死哉?至人以是能独照,能为万物主,吾知之矣。(《五灯会元》卷二)”至人独照,为万物主,就是绝世独立、唯我独尊的意思。 如前所述,禅宗崇尚的是绝世独立、唯我独尊的精神,坚决反对偶像崇拜。这个香客对佛像顶礼膜拜,于是他的脑袋就掉了。任何人在膜拜偶像的同时就失去了独立的自我,就没有了自己的思想。这不就等于掉了脑袋?! 古代神话《山海经》中也有个掉了脑袋而以乳代目、以脐代口的人叫刑天,是位猛士。所不同者,贾平凹笔下这人不是猛士.而是香客。他不是在战斗中掉了脑袋,而是在顶礼膜拜中掉了脑袋;他那变成了眼睛的两乳不是怒目圆睁,奋战不已,而是失魂落魄,双泪长流。如此一一比,众人便知此香客与刑天之精神境界柑差何止万八千里!

  释迦牟尼出生时便向四方各行七步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表达的就是禅宗绝世独立、唯我独尊的精神。而一般佛徒(比如小说中的香客)将此语视为至高无上的圣旨,到处建起庙堂,塑起佛像,然后低心下首三跪六拜,膜拜这位至尊之佛。若有禅宗高僧见此,必当头棒喝:“去!尔等俗物,当心将头掉落裤裆里去!” 那香客还不算最糟的.还知道去找脑壳,只是找不到。因为他找的方向不对。他一味向外头去找,那哪儿找得到呢?他找脑壳的动机也不对。只是因为别人都有个脑壳,他才觉得自己也该有个脑壳。其实他掉的不是脑壳,而是能独立思考的心灵。最后他决定不找了,那脑袋却不找自来了,那是什么道理呢?因为唯有这个决定是他自己的心灵独立作出的! 作者通过小说是想告诉读者:一个人的心,就该如太白山顶那一池水,不漏不泄,空明澄澈,照天照地,四季如然。走自己的路,说自己的话,坚守自己的立场,绝世独立,唯我独尊。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杀人犯》写一地主为了报复砍下了一个贫农的脑袋。脑袋砍下之后他发现那人没了脑袋却一滴血也没出,掉在地上的脑袋里空空如也,无血无肉无骨,只是一层厚厚的污垢形成的空空的面具。但是被杀的那人脖子上确实没脑袋了,那人也确实死了。这个人自认自己是杀人犯,把那砍下来的垢甲形成的面具死死地藏了起来,却最终被人发现,被逮捕法办了。 这篇怪异的小说意味深长:想那被杀之贫农原也是父母生养之凡常小儿,原也有一颗天然本真之心,绝非天生就是个无脑之人。可那年月阶级斗争那根弦绷得太紧太久。那世道对人的思想的禁锢太恶太狠;那颗天然本真之心就结了痂,那个活生生的大脑就结了垢,并越结越厚;渐渐地,那活泼泼的心灵终于全部枯死干结,那个活生生的大脑终于完全被阉割,一个活生生的人终于异化为一个无脑之人。如此一来,他脑壳被砍下来时哪儿会有血有肉呢?那杀人者动机是要杀人,未料想却成了救人;只可惜下手晚了,没救成。原以为自己砍了他的垢甲还了他一个干净头脸,恢复了他的人的本真之性和一个能独立思考的人的大脑。未曾想那心蒙尘太久,结垢太厚,没救了。作者应该是想告诉读者:普天之下还不知有多少生灵被那各种各样厚厚的垢甲吞没了人的本真之性及独立思考能力呢!生而为人,自当顶天立地,岂可自甘堕落俯首向他人膜拜!是人,就该用自己的脑袋形成自己的思想;是人,就该用自己的嘴巴说自己心里的话;是人,就该用自己的脚走自己开出的路:是人,就该用自己的手创造自己的世界!这就是禅宗绝世独立、唯我独尊的精神。 3.哲思玄妙、透彻空灵的禅宗文化特性在史铁生创作中的体现 史铁生《命若琴弦》的故事很简单:一个年青的小瞎子成天跟着老瞎子师傅弹琴说书为生。小瞎子每每想要放弃生命。老瞎子说自己的师傅留下遗言,说是弹断lo00根弦,烧灰做药引子,瞎眼便可重见光明。小瞎子将信将疑,且看结果。终于有一天,老瞎子将第lo00根弦弹断。老瞎子兴冲冲地找出师傅留下的药方,进了药房。谁知拣药的伙计告诉他.那张药方一字没写,完全空白。老瞎子一听如五雷轰顶,便想一头撞死,却又转过念来。回到家里,答小瞎子问日:“我记错了师傅的话,师傅是说要弹断1200根弦才行。”但尚未弹断余下的200根弦,老瞎子就死,临死时嘱咐小瞎子继续弹下去。 在禅宗哲学看来,人生本无意义,也就是说人生本空。所渭人生本空,就是说人生本来没有意义.认为人生有意义可言,有价值可追求,纯属人为妄念;所有追求者,最终必然徒劳而无得。既然如此。人就应该以无欲无求无目的的方式面对本无意义的人生,用自然而然、随缘自在的方式度过人生。然而却恰恰因此成就了最有意义的人生。用道家哲学语言来说就是.因“无为”而成就了“无不为”,因无所欲求而成就了“生命至上,自然至美”的人生。用禅宗哲学语言来说就是:空无即妙有。妙有即空无:因将人生看空,看破其人为欲求的无意义,而回归自然本真的生命性态,从而成就了唯一有价值的“生命至上,自然至美”的人生。 由此我们来解读一下《命若琴弦》:人生并无意义,如同老瞎子师傅留下的那张白纸,是空是无。然而,那张纸果然如同虚空,了无意义吗?非也!如果不是那张纸,老瞎子能坚持生命数十年如一日.坚实地走到人生的尽头吗?那药方似无还有.似虚还实。所谓空无即妙有,妙有即空无。老瞎子先前的人生境界.是相信药方实有其意(能让他重见光明)。这是一种世俗妄念.这种世俗妄念支持他弹断了1000根琴弦,活了下来。但当其明白了所谓药方乃一张白纸之后,足什么支撑他仍然将人生坚持了下去呢?是悟道后的明朗心境,人生本空,无须在眼亮眼瞎之间患得患失自寻烦恼;饥食困睡,自然生存。这便是“生命至上,自然至美”的人生实践,用得着在眼亮眼瞎这类身外之念上悲喜颠倒自寻烦恼吗? 在明白真相的那一瞬间,老瞎子以为师傅骗了他。在恍然大悟之后,老瞎子明白了师傅并未骗他:在他彻悟人生真谛(悟道)的时候,他内心充满光明,他开了天眼,他的眼睛比所有明眼人的更为明亮:他明白了人生的大道至理.生活本身就是目的,自然而然地度过人生、体验人生、享受人生就是最高的价值。这也就是《心经》“空不异色,色不异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无挂碍。了无所得”.却无所不得的至高真理之体现。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禅宗文化的性别倾向及其对男性文学创作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