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叙事篇章中间接回指的释义

  汉语叙事篇章中间接回指的释义

  李娟

  (广东财经大学华商学院,广东广州511300)

  摘要:本文以关联理论为基础,搜集了汉语叙事篇章中的实例,为汉语语篇中的间接回指提供了可行的释义模式。本文认为,汉语语篇中间接回指的解读并不仅仅是回指项与其先行词表层语言信息的连接过程,而是受话人实现他们心理实体的连通过程。研究发现,该释义机制适用于远距离间接回指、常规关系以及非常规关系间接回指的释义。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汉语叙事篇章;间接回指;名词短语有定性;关联理论

  中图分类号:H0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1—1580(2014)04—0137—02

  收稿日期:2013—10—07

  作者简介:李娟(1985— ),女,河南信阳人。广东财经大学华商学院,助教,硕士,研究方向:外国语言学,应用语言学。

  一、汉语名词短语的有定性

  汉语的形式和意义同英语差别较大,在辨别间接回指时,英语可通过定冠词the去识别,而汉语中却不存在类似词类。因此,在阐释汉语中的间接回指之前需判断汉语名词短语的有定性。徐通锵认为有定性的确定不能只局限于名词,而应着眼于语法结构的基础和核心。他指出,汉语中有定性的成分居于句首或话题的位置,或者可以调整到话题的位置,否则,就需要特殊的语法标记。本研究采用徐通锵的观点去判断汉语名词短语的有定性,再搜集汉语叙事篇章中的间接回指,从语用认知角度进行分析,以期能对其做出合理释义。

  二、关联理论

  关联理论继承了格莱斯的语用学思想,认为言语交际过程是语用推理过程。面对多重含义的话语,它的理解以人类的心理认知假设为基础,将人的推理能力和知识体系纳入到语言研究之中。该理论认为,人类的认知假设遵循关联原则,认知与之相关联的信息。

  本文根据关联理论提出语篇中间接回指的解读并不仅仅是回指项与其先行词表层语言信息的连接过程,而是受话人实现其心理实体的连通过程。在回指释义中,读者根据名词或名词短语的有定性寻找该回指项的先行词,将语篇中的新信息与旧信息联系起来。在寻找的过程中,激活与之关联的概念和场景,逐步延伸原始语境,建立新的恰当的语境假设,直到激活的概念与先行词的场景相匹配,首个被验证且符合关联理论的就是最佳先行项。如果篇章中存在不止一个可及的语境假设,在关联理论的限制下,无需一一验证比对,能解释合理且与概念匹配的最可及的语境假设便是最佳语境假设,与之对应的概念便是最佳先行项。如果语篇所提供的语境信息不足以选出最佳先行项,那么,这时就需要新一轮的语境加工,不断扩展语境假设,直到找出最佳先行项,释义才结束。

  三、汉语叙事篇章中间接回指的阐释

  (一)远距离间接回指

  本文搜集22篇中文短篇小说和10篇中文叙事散文,共找出315例间接回指,但绝大部分的间接回指先行项和回指项均出现在同一句子或相邻的两个句子中,还有一些先行项和回指项距离较远,存在于不同的段落之中。当间接回指的先行项和回指项距离较远时,对其进行释义时发现它们遵循Brown和Yule提出的“就近原则”。该原则与关联理论中新信息加强旧信息不谋而合,它引导受话人建立一个适当的语境假设,首先设定语篇中提到的实体维持不变,直到发话人提示时间、地点、空间等发生了变化,受话人才最低限度地延伸语境假设。

  到火车站时,已过八点了。……

  ……原来现在讲究卫生,旅客大都自带茶缸,车站上落得省劲,就把杯子节约掉了。

  ——高晓声《陈奂生上城》

  在这个语篇中,先行词“火车站”同回指项“旅客”相隔三段,但受话人却能根据先行项“火车站”提供的场景阐释回指项“旅客”。听话人在遇到先行项“火车站”时大脑存储了与火车站这一场景相关的概念,候车室、列车员、乘客、售票厅等处于半激活状态,读者在遇到“旅客”时,这一概念和火车站这一场景激活的概念相匹配,便很自然地纳入到火车站这一场景中去。受话人按照“就近原则”设定最初话语出现的场景“火车站”没有变化,那么,接下来提到的“旅客”这一实体概念就还处在这一场景中,受话人付出最小的努力便获得最佳的语境效果,恰当地阐释了“旅客”这一回指项。

  (二)常规关系

  根据语料统计,本人发现对于常规关系的间接回指,回指项和先行项的语义关系绝大多数呈部分—整体关系,而且回指项基本是关于语篇当中主人公的外貌特征,先行项多数是关于故事场景的介绍或是环境的描写。释义这类回指项时,受话人只需付出最少的努力激活与回指项关联的场景和概念,建立适当的语境假设,直到激活的概念与先行项激活的场景相匹配,首个被验证且符合关联理论的就是最佳先行项。例如:

  婵阿姨在冠生园楼上捡了个座位,垫子软软的,当然比坐在三友实业舒服。侍者送上菜来顺便递了张菜单给她。

  ——施蛰存《春阳》

  当听众遇到回指项“垫子”、“侍者”时,回指项的有定性暗示作者回到前文中去寻找信息,这时,“座位”、“垫子”、“侍者”、“冠生园”等概念被激活,同时,这些概念又去激活与之相关的语境假设,如:a.冠生园是一个饭店;b.饭店会有座位、服务员;c.垫子是铺在座位上的饰物;d.侍者是服务人员。

  通过相关概念和语境假设的匹配,“垫子”、“侍者”被映入到其先行词“座位”、“冠生园”的语境假设中,根据最佳关联的原则,付出最小努力获得的可及的语境假设就是:e.冠生园里有“侍者”;f.座位上面有“垫子”。

  在可及语境假设的基础上,间接回指的推理假设为:g.“垫子”归属于座位,“侍者”归属于冠生园。

  因此,这句话合理的释义就是,婵阿姨在冠生园楼上捡了个座位,座位上的垫子软软的,当然比坐在三友实业舒服。冠生园里的侍者送上菜来顺便递了张菜单给她。

  (三)非常规关系

  非常规关系的间接回指,指的是缺乏常规性关系连接的间接回指。同常规关系的回指相比,非常规关系的回指的关联信息主要来自上下文,而常规关系的关联信息既可以来自上下文,也可从受话人的百科知识中取得;非常规关系的建立取决于读者的推理能力,还有主观意愿,而常规关系的连接已经存在于作者和读者的百科知识当中,不需要进行推理。尽管这两种不同的间接回指存在差异,但两者在释义时均需要先行触发词,所谓的差异只是先行项和回指项关系强弱的不同而已,并不影响释义。常规关系的释义机制也适用于释义非常规关系的间接回指。比如:

  “我是小顺,……在这里钓…鱼”……

  小孩子这时已把竹竿从水中拖起,赤了脚跑下泥堆。

  ——王统照《湖畔儿语》

  “钓鱼”和“竹竿”并不存在常规关系,但“竹竿”的有定性表明其先行项存在于前文之中,“竹竿”和“钓…鱼”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根据“小孩子这时已把竹竿从水中拖起”这一语境信息,我们可以推理得出小孩在水边的结论。将“竹竿”纳入“钓鱼”激起的语境假设是,钓鱼需要工具。在关联理论制约下,最可及的语境假设即为:小孩子这时已把钓鱼的竹竿从水中拖起,赤了脚跑下泥堆。

  四、结束语

  本文通过搜集汉语叙事篇章中间接回指的实例,对其进行分析,发现汉语语篇中先行项和间接回指距离较远时,寻找先行项须遵循“就近原则”;对于常规关系的间接回指,释义时根据最佳关联的原则,即可获得最佳语境效果;非常规关系的间接回指同常规关系的间接回指相比,差别只是先行项和回指项关系强弱的不同而已,并不影响释义。因此,常规关系的释义机制也适用于释义非常规关系的间接回指。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Gillan Brown & George Yule. Discourse Analysis[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0.

  [2] Dan Sperber & Deyrdre Wilson.Relevance: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rch Press,2001.

  [3]何自然.语用推理的照应[J].福建外语,2000(1).

  [4]石毓智.语法研究与探索(十)[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

  [5]徐通锵.有定性范畴和语言的语法研究[J].语言研究,1997(1).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语叙事篇章中间接回指的释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