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创新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朱芳芳

  引言:

  对汉字的研究最早始于《尔雅》,汉字作为一种符号系统在古今人际交往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汉字的形音义进行了认真分析,为我们认识和研究汉字提供了重要依据。在此基础上,我们在学习和实践中发现在对留学生汉字教学中和这些理论结合起来能够使他们更好更快地理解汉字的意思,掌握汉字的字形结构。

  一、汉字的特点

  (一)汉字的主要特点是它属于表意体系的文字。人类造字记录语言,可以只从语义入手,也可以只从语音入手,而汉字的研究则主要从语义出发。

  (二)汉字是形体复杂的方块结构。汉字不像拼音文字那样呈线性排列,有长有短。无论它的笔画是多是少,所有笔画都写在同样的方块中。所以,在联合国档案室里,同样内容的文本,汉字文本比表音文字的文本都薄一些,这同汉字复杂多样的形体都放在一个方块结构里密切相关。

  (三)汉字分化同音词能力强。汉语的同音语素比较多,如果使用表音文字,同音就同形,理解的速度就慢,容易产生歧义。笔画繁多的汉字固然复杂难记,但是它也有表音文字做不到的优点,主要表现在辨义力强,另一方面使字形较短的汉语写下来更简便。汉字使用几千年,能不被易读易写易排检的表音文字所替代,能分化同音词、辨义能力强是主要原因。

  (四)汉字有超时空性。我国历史悠久,幅员辽阔,方言复杂,汉字同语音无直接、固定的联系,这点使有一定文化基础的人容易阅读一两千年以前的古书,使广大方言地区的人用书面交际成为可能。它能表示古今方言不同的音,能为古今不同方言的人所使用。这说明汉字适应汉语的需要,在客观上对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保存和传播历代优秀文化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改革开放以后,汉字在海外越来越受到重视,于是如何让来华学习汉语的人更有效地学习汉语,探索新的高效的方法就更为迫切。

  二、传统的汉字教学方法

  我们在传统汉字教学中常用的方法一般有:

  1.先认读,后书写。

  2.先教作为部首的独体字,后教包含学过独体字的合体字。

  3.先教笔画少的字,后教笔画多的。

  4.教写带有新部件的汉字,要一笔一笔的展示新部件的笔画、笔顺以及笔画与笔画、部件与部件之间的正确位置和布局,然后让学生模仿。

  5.对象形字、指事字、会意字、形声字根据学生理解能力适当做字体溯源书写说明,以便帮助理解记忆。

  6.帮助学生区分同音字的不同字义。

  7.介绍汉字的构形理据,帮助学生正确认识和理解汉字。

  有些学者认为,汉字教学应该“注音识字,提前书写”,他们主张学习汉字应该边读书、边识字。对于汉语水平不太高的学生而言,极易产生烦躁的感觉,因为本来汉字笔画繁多,又是表意文字,在还没有掌握更多汉字之前读书识字,容易使其丧失信心。也有的学者从汉字六书出发,研究对外汉语汉字教学,但是这些研究仍然没有被广泛地应用于实际教学中去,这表明我们仍需在这条道路上继续探索创新性的方式。

  三、汉字教学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汉字教学是一个不可否认的难点,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形声字的教学。在笔者所接触的留学生朋友中大部分是来自韩国和日本的学生,他们的文化本身就和我们的文化有着很多的相似性,理论上讲学习起来应该比欧美国家的留学生更容易接受些,但是也普遍出现着这样的问题:比如在中级水平的留学生中,很多词语理解起来很方便,我们会用简单的词给他们一个语境去理解。但是写作练习和生词背写依然是他们的难点。汉字字义繁多而且难记,形体复杂多变而且难写,字音灵活多变而且难读,让留学生很头疼,而且他们记生词的方法一般就是反复书写,更重要的是有的留学生对不理解的字经常写出“非字”的汉字,这些问题都无不与我们的教学方法相关联。

  (一)完整式教学弊端

  1.声旁常用字。由于即使在同一个班级,例如C班中级水平的留学生,他们各自的水平也是高低不平的,考虑到整个班级的学生学习,我们无法先教声旁,再教认字和字义,只能直接进行整体教学,这给学生的记忆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如氐:低,底,抵。据调查,有时候留学生记住了这些字,但是看到字形就完全分辨不出字义了。

  2.造字时的“省声”方法,增加了识字的困难。如度:声旁是庶。对于中国学生来说,这都是一个很难理解的语言点,又如何一下子就能够向留学生解释清楚呢?

  (二)分解式教学弊端

  1.同偏旁的字字音不清。如:有一次教韩国留学生学习课文时,“族”、“旅”、“放”他们都读“族”的音。

  2.由于形声字在演变的过程中,有一些字的音已经发生了变化,仅用眼睛看无法分辨声旁形旁,而留学生只会读声旁现在有的读音。如“江”会被读为“工”音,“海”会被读为“每”音。对于声旁相同,形旁不同的形声字分不清它的语音,尤其是声调。比如“请”、“情”、“情”等。对于形旁相同,声旁相似的形声字分不清。如“说”和“识”等。

  3.在实践教学中笔者发现当留学生遇到两个既可以组成词又可以组成新的字的语素时,分不清这是一个词还是一个字。如“女生”和“姓”。这主要是与他们书写汉字不规范造成的,归根结底很可能是老师在教学中的疏忽。因为有一次留学生问笔者一个字的写法,笔者一看发现他写的不对,后来才知道,原来笔者教给他的时候不小心连笔写的。对笔者来说,这是一次很重要的警示。

  4.一些字的意义与现在的含义有区别,如“杯”,形旁是“木”,说明古代的杯子多为木制品,与现在的生活有所差异,也会令学生在记忆上有困难。

  (三)形近字易混淆读音

  声旁相同形旁不同,读音也有许多变化。

  如番:fan(平声)翻

   Pan(平声)潘

   Bo (平声) 播

  这类词除非是在一定的词语中,否则对于留学生来说很容易混淆。

  四、教学实践中创新性的方法

  目前我国来华留学生一般都是大学生,他们具备了完整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体系,而且有一定的语法和思维能力,在与其交流的过程中笔者发现,他们对汉语的语法掌握的很快,如果他们想要更好地学习中文并且实现其交流的愿望,那么学习汉字的速度就决定了他们的汉语水平。在笔者看来,以形声字为圆心,其他类型的字词为辅助,进行发散式教学能使他们更快更有效地记忆汉字,形声字是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提出的一种重要的造字方法,同样它对我们理解汉字也颇为重要,因为这样的汉字中也蕴含着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在教授汉语的同时,将中国的文化更好地介绍给外国人是我们最核心的部分。

  形声字是合体字,它是用形符和声符造出的字,其中,它的形符表示字义类属,声符则表示读音,所以说这类词的学习对于留学生而言,读音的困难相对减少了很多,着重训练了他们的书写记忆能力。

  (一)“偏旁字义联想”

  将汉语中形声字的偏旁归类,用类推法来指导教学。对于部首相同的字,先对部首的意义进行讲解,也就是形旁与声旁分开解释,然后组合在一起,具体讲解每一个字的意思以及用法。

  常用部首“木”、“艹”、“鸟”、“犭”、“贝”等。

  如“氵”:

  表示河流名称:江、河、湖、海等。

  表示流水形貌:洪、涛、涌等。

  (二)“相似字记忆”

  通过记忆汉字的不同偏旁来理解字义,区分相似的汉字。

  如“株”和“诛”:诛的形旁是言,与说话有关,表示言语谴责,后引申为诛杀;株的形旁是木,与木头有关,表示树根。

  (三)“部件归类记忆”

  如木:植物的意思。以“木”为偏旁的汉字比如:树、林、森、杨、柳、松、柏、槐、桃、李等名词。以“女”为偏旁的汉字比如:好、奶、妈、姐、妹、嫂、姑、婶、姨等亲属词。

  (四)“趣味识字法”

  1.因为汉字是表意文字,笔者会把汉字变成图画,用图画的形式帮助留学生理解,图画就像音乐一样,是没有国界的,既有趣又有效。比如从汉字的演变过程出发,画出汉字在甲骨文时期的图画基本上就可以解释出字义。有些抽象的词语就利用手机或者电脑上网搜索,查找形象的图片,从而帮助留学生更好地记忆和理解。

  2.做汉字小游戏。比如和留学生一起学习汉字,组织形声字读写比赛,并在其旁边进行指导纠错。另外还可以组织有趣的对话,如“尺”对“尽”说,结果出来了,你怀的是双胞胎。“炎”对“毯”说,哥哥,这么热的天还穿着毛衣呐!当然这主要是针对学习了一段时间汉字的留学生来讲的。

  3.顺口溜。首先将形近字写在黑板上,然后让同学们观察一下异同,并说出差异的地方,等到同学们对这些字的差异有所了解之后,和留学生一起进行这种方式的学习,主要目的在于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如:渴/喝 渴了要喝水,喝水要用嘴。如:晴/睛 有日天就晴,有目是眼睛。如:泡/跑/炮/饱 有水吹泡泡,有脚能跑步,有火能点炮,有饭能吃饱。

  4.字中有字,我们可以从复杂的多结构的字中找出单结构的字。比如,“街”字可以拆分成“行”字和“土”字;“嬴”字可以拆分成“亡”“口”“月”“贝”“凡”。这种方法是笔者在一对一实践中常用的方法,汉字拆分以后的部件都特别简单,学习效果特别好。

  五、结语

  形声字在汉字中占的比例非常大,在它的教学过程中既有不可避免的弊端,也有它自身的优势。通过教学实践和之后的总结,笔者的汉语教学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并且在专业课的学习中也找到了突破点,而且和留学生相处得很愉快。笔者认为,将字形进行拆分的方法对中级留学生的效果最好,因为很多工具词典能够让留学生在自学过程中很快理解字义。而且笔者发现大部分留学生主要是对汉字的形体记忆比较陌生,那么,汉字字形构造对他们来说就成了最难记忆的部分。作为未来的对外汉语教学工作者,在掌握牢固的专业知识的同时,学校更注重培养教师的实践应用能力。在其中笔者也学习和总结了很多经验和方法,能够有利于帮助留学生学习,从而能够让那些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外国友人通过中国的汉字更好地理解中国本土的文化精粹。

  参考文献:

  [1]黄伯荣,廖序东主编.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2]周健著.汉字教学理论与方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3]潘文国,陈勤建著.中文研究与国际传播(第1辑)[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朱芳芳 渤海大学国际交流学院 121000)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创新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