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量词的色彩意义的论文

  现代汉语量词的色彩意义的论文词义在表达反映人们对客观事物的理性认识外,还会因人们的主观感受,而表达出对该事物的评价。这种评价就是词的附加意义,又称色彩意义。量词的主要作用是表量、计算,但有些量词还兼有色彩意义。现代汉语量词的色彩意义包括三方面:形象色彩、感情色彩、语体色彩。一、量词的形象色彩“词义信息在传达人们对其所称谓事物的理性认识外,往往还会因人们的主观性而表达出对该事物的评价及在情态、格调、形象方面等作出的补充描写。汉语量词的理据,在它具有描绘性和比喻性时,就给人以具体的形象感。这种形象感包含着人的主观意味。量词所负载的这种形象意味,也就是汉语量词的形象色彩。”汉语量词的形象色彩具体有三种形式:1、量词本身具有的形象色彩这类量词一般是表示事物的物量词(包括个体量词和集体量词),如:串、座、朵、缕、株、丛、片、颗、团……本身具有形象性,它们和中心词搭配在一起,能引起人的联想和想象,具有生动性和形象性。例如:(1)他迫使自己打了一串外交式的哈哈。(沙汀《沙汀选集》)(2)金达莱一大片一大片的。鲜红娇艳。一朵花,一朵青春,每朵花都展开眉眼,用笑脸迎着春天。(杨朔《三千里江山》)(3)听后,她的脸上闪过一缕木木的,淡淡的哀愁。 (柯如《长夜星光》)(4)不但是得慢走,还须极小心地慢走,骆驼怕滑:一汪儿水,一片儿泥,都可以教它们劈了腿,或折扭了膝。(老舍《骆驼祥子》)(5)不论是近百年的和古代的中国史。WWW.11665.cOM在许多党员的心目中还是漆黑一团。(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例(1)中用“串”来写“打的哈哈”很有创意,既有声音又有视觉上的形象感。例(2)中的“一朵花”,“朵”是用来描写“花”的量词,既表量同时可供人想象,在“一朵青春”里,运用了拈连的修辞手法,把本来表示“花”的量词用来表示“青春”的量,使得抽象名词“青春”变得生动、形象,增加了诗韵。例(3)用“缕”同样把抽象的“哀愁”写得逼真、可见。例(4)用“汪”来写“水”。把到处都是水的情景写得很逼真。例(5)用了个量词“团”来写许多党员把那个问题没搞清楚的情况,具体形象。2、借用来的量词具有的形象色彩这一类量词主要是借用名词和动词。而且中心词和量词间属于超常搭配。例如:瓣、粒、方、泓、树、点、圆、角、堆、带、钩、星、条、根、柱、丝、道、圈等。(6)看见岸上歪过来一株柳树,一瓣黄月朦胧。(贾平凹《浮躁》)(7)忽在那万里波涛的汹涌处,溅起一粒浑圆湿润的清露似的月,滚向蓝丝绒般的天空,给你披上一身洁净清爽的光。(崔合美《海火》)(8)难得如今好气候,才钓得一方和平,才钓得一泓宁静。(管用和《山行》)(9)奈何闲人仍继续用一身感慨唱一树凋零,宛如一叶落下就升上一枝愁,为愁而忙……(许达然《也看萧瑟》)这四个例子中的量词和中心词间都属于超常搭配。超常搭配指把原来修饰甲事物的词语用来修饰乙事物。这种“超脱寻常文字、寻常文法以至寻常逻辑形式,而使语辞呈现一种动人的魅力。”量词这种不寻常的搭配,能创造出浓郁的修辞色彩,给人以形象、鲜明的审美享受。例(6)把本来用在“花”上的量词“瓣”用来修饰“黄月”,给人以丰富的联想和想象,使得月的形象更鲜明,而且创造出了深邃的意境。例(7)把本来用于表示颗粒状东西的“粒”用来修饰“清露似的月”,反衬了天海的浩瀚。例(6)(7)用量词“瓣、粒”修饰“月”,这种超常搭配营造了一种冷寂、幽静的意境。例(8)(9)是通过量词和名词的超常搭配,把抽象的“和平、宁静、愁苦”用具有形象感的量词构成数量短语:“一方”、“一泓”、“一枝”去修饰,使之变得具体化、形象化。人们似乎可以感到“一方的和平”、“一泓宁静”,可以体味“一枝的愁苦”。汉语中量词和名词超常搭配形成的短语很多,例如:“一轮圆月”、“一道山”、“一叶小舟”、“一柱烟云”、“一带吊桥”、“一堆白雪”等。3、量词重叠后具有的形象色彩有些量词本身具有形象色彩,重叠后形象色彩更浓厚。如;滴滴、簇簇、点点、道道、片片、丝丝、重重、朵朵等。(10)右边是幢幢米色的宅地,左边是一座高走的宫殿。(郭小川《塔什干诗抄》)(11)湖里有十来枝荷花,苞子上清水滴滴,荷叶上水珠滚来滚去。(吴敬梓《儒林外史》)

  (12)如果不是亲见,你真不敢相信这是在他们的房间里,地上、墙上、窗前甚至床边都是绿枝簇簇、鲜花朵朵。(何杰《亚纳斯节》)(13)刚到四月时分,便下起丝丝的凉雨。(晓河《异国风情》)例(10)中用“幢幢”把宅地一大片的情景描写得很形象。例(11)用“滴滴”把苞子上的清水写得极其逼真。例(12)用“簇簇”写“绿枝”、用“朵朵”写鲜花,主要突出绿枝、花朵的茂盛。例(13)用“丝丝”写凉雨,写出了雨的凉爽和给人的惬意。二、量词的感情色彩量词除了表示对客观事物计量外,还表达了人们对该事物的爱憎意味和褒贬评价。这种主观的意味就是量词的感情色彩。量词的感情色彩有的是静止的。有的感情是由人的主观性在具体语境中i临时产生出来的。量词的感情色彩有两种形式:1、在具体的语境中,量词产生的感情色彩这一类主要指量词的感情色彩活用:即褒义贬用;贬义褒用;中性褒用;中性贬用。例如:(14)我留上海就做一匹文盲,都比现在好得多。(郭沫若《骑士》)(15)在证券交易所内,他也算得上一条好汉。(茅盾《赵先生想不通》)(16)我们的总理不仅堪称是一位战略家,而且堪称是一位哲学家!(彭子强《筑向太空的长城》)(17)他就是那位大字不识一个的教书先生。(罗明《山村小屋》)例(14)中的“匹”本来是用来表示“马”的量词。属于中性词,在这里用来写人,显然有贬义。例(15)中将“条”用于“好汉”,是褒义,虽然将人拟物化了,但它给“好汉”、“汉子”赋予了骠悍、勇猛的气质和特点。“条”本来也是个中性词,在这里是中性褒用。例(16)和例(17)中都有个量词“位”,但在例(16)中的两个“位”用于人,表示敬意,具有赞扬的褒义色彩。“教书先生”是指有知识、有教养的人,一般都用“位”表示量,表达人们对“教书先生”的敬意。但例(17)中的“教书先生”前加了个“大字不识”的修饰语,明显有了讽刺、嘲弄的含义,这里的“位”具有了贬义色彩。“位”虽然在语境中可以改变色彩,但也并不是随便就能改变的。例如:“一个小偷”就不能说“一位小 偷”;“一个酒鬼”就不能说成“一位酒鬼”。因为“小偷”、“酒鬼”这些词反映的对象是现实生活中不受欢迎的。可见,量词的感情色彩和其后的中心词的意义关系密切。一般情况下,量词的色彩意义要从属于后边中心语的词的词汇意义。如“一个小偷”。量词的感情色彩脱离不了社会。必须符合该社会的全体成员的习俗,即使它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可以超常使用,但还要受到一定的限制。如“一位小偷”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认为也不能接受。2、有些量词重叠后就带上了感情色彩表示微小量的量词,如:寸寸、颗颗粒粒、针针线线等。例如:(18)他现在知道他的宝贝儿的确死了……那时候,真是连纺出的棉纱,也仿佛寸寸都有意思,寸寸都活着。(鲁迅《明天》)(19)“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你就看看碗里的饭,颗颗粒粒都是农民种出来的。‘汗滴禾下土’啊f”父亲声音哽咽了。(柯如《溪流长》)例(18)中的“寸寸”明显带有喜欢、喜爱的感情色彩。例(19)中的“颗颗粒粒”有珍惜的感情色彩。三、量词的语体色彩“词的构词理据、寓意背景、所在语体等等因素不同,从而形成词特定的意趣和风格,这种意趣和风格,就是格调风格。”量词的格调是由于人们出于不同的交际目的,在不同的交际场合。通过选用不同格调的词语来表情达意形成的。量词的格调就是量词的语体色彩。量词的语体色彩具体表现为两种:一是书面语色彩:二是口语色彩。1、量词的书面语色彩有些量词典雅、严肃,经常用在书面语中,具有书面语色彩。具体又可以分为4类:a、具有文学色彩的书面语量词。例如:“簇、抹、幢、缕、幅、掬、丝、泓、盏、钩、丛”等。b、具有政论色彩的书面语量词。例如:“任、所、具、等、步、部、宗、起、项、户、军”等。c、具有古代文体色彩的书面语量词。例如:“调羹、巡、钧、乘、樽、吊、贯、阕、仞、斛”等。d、具有科技色彩的书面语量词。例如:“微米、千瓦、码、磅、加仑、人次、公里、公升”等。2、量词的口语色彩有些量词通俗、随意,经常在口语中出现,具有口语色彩。例如:“茬、溜、摞、窝、疙瘩、辈、舀”等。人们一般认为,量词是汉语的一个特点,是汉语独有的,其实,量词的主要特点是表量的,而且表量的词都具有形体特征,这一点汉英语言都有。汉语量词的形体特征也正如吕叔湘先生指出的“是各种语言都有的”,因而不能成为汉语独有特点。而“汉语量词具有的形象色彩,才是汉语独家所有的语言现象。”“汉语量词的形象色彩是汉语量词区别于印欧语系语言的主要特征之一。”也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重点和难点。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现代汉语量词的色彩意义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