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汉语中日源借词的渗透

  试论汉语中日源借词的渗透

  赵英来

  (辽宁民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辽宁沈阳110032)

  摘要:汉语外源词中日源借词占的比重很大,究其缘由,这与长久以来中日间的语言接触和语言影响有关。本文仅从日源借词的类别入手,对其进行一些分析和探索,指出了日源借词对汉语语言系统的渗透和影响。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日源借词;汉语;日语;音译词

  DOI:10.16083/j.cnki.22-1296/g4.2015.03.058

  中图分类号:H03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1—1580(2015)03—0127—02

  收稿日期:2014—10—06

  作者简介:赵英来(1983— ),女,辽宁沈阳人。辽宁民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讲师,硕士,研究方向:中日语言文化比较。

  当今,世界各国之间的接触与交流日益频繁,这种交流必然要通过语言接触来实现。中日作为千年邻邦,交往的历史源远流长。长久以来,中国文化对于日本文化的影响是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的。与此同时,随着两国交流的加强,日本语言文化对汉语也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汉语中日源借词的渗透就体现了这一点。

  何为“日源借词”?顾名思义,就是借自日语的词语。罗常培在《语言与文化》中指出:“借词就是一国语言里所夹杂的外来语成分。”《汉语外来词词典》(刘正埮等编,1984年出版)中收录了892个被认为是源自日语的字词。随着中日两国间经贸、文化的交流不断加强,汉语中的日源借词数量也在不断攀升,除了直接传入的词汇,通过港、澳、台等地区传入的以及通过网络等多种媒介引入的日源借词的数量也很可观。这些词汇的出现不仅增加了汉语词汇的数量,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汉语词汇的表现力。

  我们将汉语中的日源借词分为以下五种:

  一、日语音译词

  即使用与日语读音相近或相同的汉字来翻译日语词。

  例如,乌冬面(うどん)是一种以小麦为原料制造的日本面;天妇罗(てんぷら)是日式料理中的油炸食品;斯巴鲁(すばる)是一家日本汽车制造商的名称;沙扬娜拉(さようなら)是再见;欧巴桑(おばさん)是阿姨、伯母;榻榻米(たたみ)是日本式房间里铺的草席;卡哇伊(かわいい)是可爱;呷哺呷哺(しゃぶしゃぶ)是涮火锅等。这些词语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经常能够听到,特别是在年轻人之间广泛流传和使用。

  二、欧美外来语

  即日语音译或意译的欧美词语,其中意译的词语居多,也有音义兼译的词语。王力先生所谓的“来自西洋,路过日本”就是描述这类意译的词语。这些或被音译、或被意译的词语逐渐被借用到汉语中来。例如,浪漫(ロマソチック——romantic),混泥土 (コンクリート——concrete),艾滋(アイズ——aids),维他命(ビタミン——vitamin),动脉(ドウミャク——artery)等。

  除此之外,还有电话、俱乐部、瓦斯、淋巴等词语,这些欧美外来词通过日语转借到中国,并沿用至今。值得一提的是,“电话”一词作为日源借词,在传入到中国之前,中国人就已经对这个英文词采用了音译,并译作“德律风”。“德律风”和“电话”两种叫法曾在一段时间内通用,但最终“德律风”被日本人创造的汉语词“电话”所取代。

  三、汉语回流词

  这类日语词语是使用古汉语字作为欧美语言的译语的,即被日语借去后又重新回到汉语中的词。刘叔新的《汉语描写词汇学》将这类词看作是一种特殊的纯音译词,也叫“返回式的辗转外来词”。

  例如,革命 ——《易经·变革》:“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改朝易姓)主义——《逸周书·谥法解》:“主义行德曰元。”(谨守仁义)文学——《论语·先进》:“文学,子游、子夏。”(古代贵族教育中的一门学科)经济——《晋书·殷浩传》:“足下沉识淹长,思综通练,起而明之,足以经济。”(经世济民)阶级——《后汉书·文苑传下》:“阶级名位,亦宜超然。”(指尊卑上下的等级)

  这些词语在古代汉语中已经存在,日语借用了这些词,并赋予了新义。严格来讲,这些日源借词应该属于同形词的范畴。

  四、日语固有词

  这类词语是日本人使用汉字自创而成的词语,它们占到日源借词中的绝大部分。这些词语大部分是反映日本社会文化和生活的词汇。

  例如,歌舞伎——日本典型的民族表演艺术,也是日本传统艺能之一;物语——日本文学的一种体裁,原意为“谈话”,后引伸为故事、传记、传奇等意思;援交——指未成年人为获得金钱而答应与成年人约会,现今意义却成为未成年人自行寻找客人进行性交易的代名词;流感—— 一种传播于鸟类和哺乳动物之间的传染病;茶道——烹茶、饮茶的艺术;财阀——泛指家族或者国家控制、多角经营、交叉持股甚至介入政治的大型企业。

  除此之外,还有私立、参观、海拔、立场、特长等大量词语存在。这些词语中很大一部分作为常用词活跃在汉语词汇系统之中,并且长期为人们所使用,以至于我们已经不太容易察觉出其外来身份。

  五、日语词缀

  所谓“词缀”就是只能粘附在词根上构成新词的语素,其本身不能单独构成词。借入到中国的日语词缀有词前缀和词后缀,这些词缀输入到汉语之后表现出了很强的组词能力。例如,“~场”——大卖场;“~控”——香水控;“~桑”——妈妈桑;“超~”——超美;“~屋”——居酒屋。

  以上是对汉语中的日源借词进行的分类。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大量的日语词汇辗转从香港、台湾等地进入到大陆。很多词语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但究其语源即可发现它是日源借词。例如,料理、便当、肉弹、人脉、福祉等词语虽然披着港台用语的面纱,其实它们是日源借词。

  台湾女子团体SHE演唱的《恋人未满》曾经风靡大街小巷,在两岸三地成为了传唱度颇高的流行歌曲。“恋人未满”这个词来源于日语中的“友達以上、恋人未満”,指两人的关系不只是朋友,但还不到情人的尴尬阶段。20世纪90年代活跃在港台的华语歌唱组合“无印良品”,其名称也同样来源于日语。“无印良品”是一个日本杂货品牌,在日文中意为无品牌标志的好产品。目前,在中国拥有实体店铺就达100多家,它所倡导的自然、简约、质朴的生活方式也大受品位人士所推崇。“达人”一词指精通学问、技艺的人,在汉语中经常以复合词的方式出现,如时尚达人、捕鱼达人、游戏达人等。这个词也同样引自台湾,来源于日本。其实“达人”一词在古代汉语中就曾出现过。左丘明的《左传·昭公七年》中有:“圣人有明德者,若不当世,其後必有达人。”孔颖达疏:“谓知能通达之人。”由此可知,此“达人”非彼“达人”。“达人”一词在古代由中国传入日本,而在当代又辗转台湾之后重归故里,应该说它是汉语回流词。

  可见,日源借词的传播度高、渗透力强,我们在吸收港台文化的过程中也大量地引进了日源借词。

  汉语作为较为成熟的语言,固有词汇量极为丰富,并且具有较为完善的造词功能,所以,从古至今外来词语并不多。而现代汉语中存在为数不少的日源借词,这些借词的出现使得汉语中增加了许多新概念,同时,增添了许多具有日本文化背景的词汇,人们在接触这些词的过程中自身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也在悄然改变。

  本文仅从日源借词的类别入手,对其做了一些考察,并进行了浅显的分析和探索。在全球一体化和多种媒介的相互影响下,日源借词会更多地被引进到汉语中来,不断冲击和影响着中国人的语言系统和社会生活。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马丽杰.日源借词的输入特点及影响[J].晋城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1(4).

  [2]陈双.日源借词对汉语及其背后汉文化的渗透[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5).

  [3]梁铭.外来词汇的跨语言比较[J].湖北社会科学,2012(3).

  [4]黄亚茹,吕朋林.新时期汉语日源外来语初探[J].海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3(4).

  [5]王婷.试析日语借词对近代汉语的影响——以“五四运动”为中心[J].吕梁学院学报,2013(3).

  [6]耿凯.现代汉语中日语借词的传入[J].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3(8).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汉语中日源借词的渗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